争做好人,积极发粮,回报社会

【苏兰】【百里大侠】【尾声】【完结】

琴川这半年来发生不少大事,比如说那方家小少爷逃婚了,比如说秋末的那场可怕瘟疫,比如说方家二小姐过世了,比如说那逃婚的小少爷回来了。

方兰生回家之后大病一场,在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年,各路名医来了又走,都说这小少爷体内气息古怪,太过虚弱,怕是要准备后事了。孙家见方兰生命不久矣,将婚事也退了。然而,当所有人都以为方家少爷就要咽气之时,他却渐渐好转过来,谁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个垂死之人又在床上躺了半年。

等第二年开春的时候,方兰生居然能下地走动了。

方家人大喜过望,开了好几间善堂,据说是为了给方家少爷多积点阴德。

方兰生病好之后,记性却差了很多,家里人总想知道他出门一趟究竟发生何事,...

 

【苏兰】【百里大侠】【伍拾壹】

窗外的雨势时大时小,不曾停歇,或许是因为欧阳少恭已开始将雷云之海中的蓬莱废墟拉入蓬莱国重建,青龙镇外的海面上一直盘旋着层层黑云,海天交接之处的龙吸水也始终不曾消失。众人虽然不愿面对百里屠苏必将散魂的结局,却不得不即刻动身前往蓬莱国,看这天色,若是晚去一阵,只怕沿海又生变故。

蓬莱国位于祖洲以北,悬浮于茫茫海面之上,周遭笼罩着一层迷离幻境,诸人在幻境之中来来回回,却找不到进入蓬莱国的通路。正在这时,那传言中的巽芳公主却忽然现身,说是可以带他们进入蓬莱,只求他们助她见到少恭,劝他收手。

方兰生听她提起欧阳少恭,胸口就是一闷,怎么看这公主怎么不顺眼。

百里屠苏见她神色惆怅,隐隐透着哀伤,不似居...

 

【苏兰】【百里大侠】【伍拾】

百里屠苏的封印解开之时,只觉身中煞气猛然一滞,继而汹涌暴涨,就在他快要被煞气之海淹没的时候,那双穿透千年岁月而来的眼睛终于睁开。他一时神思颠倒,眼前闪过无数景象,似乎独自一人走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从那千百年前的因一路走来,踏过高山,越过深谷,淌过江河,跨越千千万万的春夏秋冬,见证沧海桑田、人世变迁。

他在滚滚红尘之中尝遍人间烟火,又在皑皑雪山之上终年与世隔绝,在这混淆阴阳、乾坤颠倒的旅途终点,他遇见了千百年后的果,那个名叫韩云溪的孩子终于在红叶湖边埋下一个面具,许下一个心愿。

百里屠苏周身气息一畅,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空明通透,困扰他多年的焚寂煞气倏然之间沉静下来,不再蠢蠢欲动。

他郑重拜...

 

【苏兰】【百里大侠】【肆拾玖】

夜深人静之时,青玉司南佩里依然亮如白昼,晋磊正与贺文君在小院里对弈,忽然听见虚空中传来一些细微的气流之声,一个青色身影依稀出现在小院之中,正是方兰生。

这是方兰生第一次主动进入青玉司南佩。

小院内对弈的两人停止了动作,隐约感到一丝不同寻常,只见那书生神色惆怅,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决绝。贺文君刚想上前询问,就被晋磊拦了下来,那黑衣青年定定地注视着青衣书生,放下了手里的白子。

“……你来做什么?”晋磊问得有些不耐。

方兰生忽然跪在了地上,平静地说道:“我想明白了。”

“方公子,你这是做什么,”贺文君见他跪在地上,惊讶不已,想上前扶他起来,却又被那黑衣青年拦下,“师兄,你这是……”

“想明...

 

【苏兰】【百里大侠】【肆拾捌】

两个时辰之后,通往魂之彼岸的通途终于开启,众人走过那片铺天盖地的曼陀罗花海,来到忘川蒿里,此地不见日月,却不似幽都那般昏暗,只见一片茫茫草原之上,数不清的花草泛着盈盈清光,与天边流淌的忘川河流相映生辉,透着一种不同寻常的静谧。

他们走在忘川蒿里,远远望见一个飘渺无定的身影,走近了才发现那竟是大巫祝。

“娘……真的、真的是你?娘……”百里屠苏又是欣喜又是迟疑,生怕眼前的人影仍是一场水月镜花,却又忍不住上前呼唤,“不会又是空欢喜一场……”

“……谁……有谁……”韩休宁的魂魄隐约听见耳边有人低语,她环顾四周,却并未发现百里屠苏的存在。

“是我……是云溪!”

“……我……仿佛听见……有人在说...

 

【苏兰】【百里大侠】【肆拾柒】

接连几日下来,百里屠苏的煞气都在断断续续发作,也不知是因为在青玉坛催动煞气所致,还是别的原因,风晴雪施展术法抑制煞气之时,总感觉煞气的涌动有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变化,看似汹涌澎湃,却又忽现莫名的宁静,她担心百里屠苏真像欧阳少恭所说的那样凡心入魔,急忙将这件事告知了红玉。

红玉听后却并未太过焦急,反倒陷入了沉思。

她这一路始终在观察百里屠苏身上的煞气,最开始那煞气总是在蚕食百里公子的心智,每当煞气发作,他便会莫名愤恨,心中杀意纵横。可偶尔他似乎又能驾驭煞气为他所用,在生死攸关之际,爆发出惊人的战力,庇护旁人。到后来青龙镇一事,他看上去早已入魔,却又不可思议地保存了一线心智,还救下了猴儿。

从那...

 

© 光头九不脱发 | Powered by LOFTER